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讯看 > 历史 > 花重大明 > 第119章 身世之谜

花重大明 第119章 身世之谜

作者:乱花西子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10-19 20:34:50 来源:纵横

“我抽,我抽,你别动那个匣子!”石头举起双手左右开弓,噼噼啪啪毫不留情地打自己的耳光。

这点痛算不了什么,只要农铁舒肯把匣子还给他,他做什么都可以。

呼啸而过的风声好奇地看着这出好戏,巴掌声的陪伴给它们寂寞的旅途增添了少有的乐趣。

三十多下之后,农铁舒的怒火渐渐平息:“好了,饶了你。”

石头放下双手,**辣的脸蛋在寒风的抚慰下欲哭无泪。

“姑奶奶,我真不知道神农鞭是什么?你说与我听听。”石头继续装傻,生疼的脸蛋多少给了他一点无辜的资本。

混迹江湖的农铁舒如何能被这点可笑的花招戏弄?她心想:“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吧。”

“一根能解毒的鞭子。”

“鞭子?”

“你怎么知道它在我这儿?”

“你能解得了神农宫解不了的毒,除了你有神农鞭,你又怎么可能办到呢?”

果真是给农青云解毒坏了事,石头后悔莫及。他摸着腰上的神农鞭,踌躇不决。

“没话说了吧?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卑劣的小人,亏得我把你当朋友。”

“我卑劣?农青云阴险歹毒,我还是救了他,你竟然说我卑劣?”

“我再说一遍,我爹从来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而你,却偷了我们神农宫的神农鞭!你知道这会造成多少江湖仇杀,多少人会因此而死吗?”

农铁舒义正言辞。

石头盯着农铁舒手上的匣子,马皇后临别时的眼神和李夫人小心翼翼收藏匣子的情形浮现在眼前。

如果这匣子里面真的是马皇后交给母亲的东西,那么就算是十根神农鞭也比不上那东西,石头不再犹豫。

“好,我给你!”他解开了腰上的神农鞭。

“你干什么?”农铁舒慌忙转过头去,脸红到了脖子根。

石头不管不顾扬起神农鞭朝农铁舒扔去。

“给你!快把我娘的匣子给我!”

农铁舒以为石头在戏弄她。她从来没见过神农鞭,毫不知情石头解下的腰带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神农鞭。

她气急败坏地打开匣子,拿出里面的一张纸。一掌击去,纸被击成几半。

农铁舒仍然没有解气,又将匣子扔在地上,一脚踩踏上去。

“咔嚓”,匣子瞬间就成了几块散架的木片。

“不要!”石头冲上前去,伸手去抓四处飞舞的纸片。

农铁舒哈哈大笑,石头狼狈的样子多多少少缓解了她心中的不甘和恼怒。

“这是你自己找的!”撂下一句话后,她与风一起消失在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石头双手在空中扑腾,就像是大海中溺水的人顽强地与海水战斗。

幸运的纸片激动的回到了它们主人的手里,尽管已经面目全非,比起它们终将四海为家的不幸兄弟,它们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石头低头蹲在地上把纸片拼接在一起,缺少了三四块。

他东张西望,在黑暗中摸索,希望找到丢失的碎片。

但是他目之所及除了路面上的青砖,就是黑暗。

他无奈将碎片放入口袋中,捡起残破的匣子和农铁舒看都没看一眼的神农鞭,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府中。

夜还没有离开的意思,黑暗仍然是大地的主宰。

李府里静悄悄的,好像农铁舒并没有来过,这一切都未曾发生。

回到房里,石头把手伸进口袋中,这时他才发现他的手指僵硬的不听使唤。

他费劲的从口袋里掏出那几张碎片,看着残破的匣子,心中忐忑不安。

如果这是皇后娘娘交给娘的,一定非常重要,可能关乎着我们李家所有人的性命。现在只剩下这几张碎片了,该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娘?匣子要不要放回去?

其中一张碎纸上的两个字像璀璨的宝石一样发出耀眼的光芒,石头愣住了。

他没有欣喜,与马皇后最后一次见面时产生的不祥预感越来越浓烈。

他慢慢的把碎纸拿到眼前,危险似乎渐渐逼近。

没错!碎纸上是那两个字“石头”!

农铁舒的话像警报一样在他耳边响起:“这就是你的东西!”

这封懿旨和我有关?皇后娘娘要和娘交代的事是我的事?

石头慌乱地将几张碎纸片拼接在一起。

烛光下,他的目光好不容易聚焦在残缺不全的文字上面。

曙光透进屋内,蜡烛燃尽了它的最后一滴泪水,完成了光荣的使命。

石头在半明半暗的房中呆坐,手里握着昨夜在狂风中幸存的碎片。

它们组合在一起形成的意义尽管因为残缺并不很明确,但对石头来说足以心惊肉跳,足以失魂落魄。

“李家收养,放过石头,䂵妃的孩子。”

这些词并没有连结成完整的句子,没有直接告诉他马皇后想要说的话,但它们激发了石头可怕的想象力。

他被李家收养?为什么要放过他?谁会对他不利?他是䂵妃的孩子?那么䂵妃是谁?是皇上的妃子?如果䂵妃的孩子指的是他,那么他不就是皇子了吗?

他联想起和马皇后的寥寥几次见面。

他一直觉得马皇后看他的眼神很像李夫人看他的眼神,但又多了很多疼惜。

马皇后常常欲言又止,像是竭力抑制吐露真情。

天呐,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农铁舒给他带来了什么?一夜之间世界为什么不同了?

石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是选择躲在已经破碎的蛋壳里,还是勇敢的走出来?

太阳已经完全升出了地平线,他的屋子明亮起来。

他下了床,走出房门,手上端着残破不堪的木匣。

李夫人跪在佛堂的神像面前,捻着佛珠,闭目诵经。

对于经历的苦难,这是她唯一力所能及的事。她也深信神灵支配着万事万物,他们看得到她的虔诚,会为她化解她的苦难。

“娘。”石头在门边轻轻呼唤。李夫人没有回头。

石头坐在门槛上静静的等待李夫人。

半个时辰之后,李夫人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石头,你今日如何起的这般早?有什么事吗?”

“娘。”石头走进佛堂。李夫人的眼睛停留在他怀中的半个木匣上。

“这怎么在你手上?怎么成这般模样了?”李夫人冲上前去,从匣子中捞出碎纸片。

“懿旨,皇后娘娘的懿旨怎么变成碎片了?”她惊慌失措,好像损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昨夜有人来偷这个匣子,她……把它打烂了。”

“有人偷?那你没伤着吧?”李夫人抬起石头的胳膊,前前后后看了个遍。

“娘,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站在这儿吗?娘!”石头紧紧抓住李夫人的手,他不敢相信连他掉了一根头发丝都会心疼的李夫人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我是不是您亲生的?”石头不顾一切脱口而出。

李夫人怔怔地望着石头,拿着碎纸片的手不住发抖。

她转过身去,背对着石头,整理自己的思绪,她不想让自己在慌乱中做出错误的决定。

“石头,你都知道了?”李夫人转过身来,对曾经的千百次设想做出了选择。

“不完全知道,请娘一五一十地告诉我。”石头坚定的看着李夫人。

他不敢呼吸,好像只要呼出一口气,用以支撑自己的力量就会完全卸去。

“你答应我不要复仇,这也是皇后娘娘的嘱托。如果你不答应,我不能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李夫人的目光庄重严肃。

石头觉得自己站在悬崖边上,风从脸上掠过。

悬崖底下阴森的寒气挑衅的向他发起进攻,它们要把他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石头闭上眼睛,泪水滚滚滑落。

那股力量没有离他而去,在他的骨子里支撑着他:“好,我答应你!”

李夫人把始终拽在手心里的碎纸片放入匣子中,走到案几旁,背对着石头,缓缓说道:“我不是你的亲娘。”

她的声音慢得仿佛时间已经停滞。

“你爹也不是你的亲爹。”

尽管石头已经不指望可以在悬崖旁生还,他还是觉得五雷轰顶,浑身瘫软。

从一个被他叫了二十多年娘的人口中说出她不是亲娘,石头听到了自己的心在滴血的声音。

“你的亲娘是䂵氏。”李夫人的双手紧紧抓着案几的边缘。

“在皇上做吴王的时候,䂵氏嫁给了皇上,生下了你。”

石头眼前立即浮现出李夫人口中的“皇上”,浮现出他残酷无情拒绝挽救诚实谷百姓的冷酷嘴脸。

他竟然是他的儿子?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这样的人遗弃了自己一点也不奇怪!

她的亲娘䂵氏是怎样一个人?她为什么要遗弃自己?

怒与恨,痛与悲交错在一起,石头拽紧了拳头,牙齿咯咯作响。

“你出生没多久,马皇后偷偷派遣侍卫把你放到了我们家,让我们收养,说是宫里容不下你,只有在李府你才会安全。”

李夫人转过身,憔悴又充满爱意的眼神中满是忧虑。

“石头,你的身世我们本来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那日马皇后召我俩进宫,她将临死之前备下的一份遗言交到我的手中。她就怕万一你的身份暴露,没有人可以保护你。没想到你这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这都是天意!”

石头一拳打在墙上,鲜血渗入斑驳陆离的纹理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